检举河北磁县公安局磁州镇派出所原副所长 姜云宵黑社会保护伞问题

我是河北邯郸市磁县磁州镇沙营村李信,身份证132130195709130011。手机15130049936。

事情还得从2014年9月6日说起。这天下午,磁州镇沙营村两委会张贴出公告说:为了进一步修整我村排水管网工程,由于资金紧张,为筹集资金经两委会研究决定,将村公路南的大棚地以永久承包方式承包给村民,每户承包面积0.32亩,价格25000元。

第二天有些村民交钱时,村干部说已经承包完了,没有地了。

2016年1月村会计公布收入时大棚地收入75万元。大棚地至少有66处,怎么才收入75万元?就在这天的党员会上,我与党员王江就提出这个问题。小学生也能算出全部承包完应当收165万元才对。支部书记回答有10名原村干部,因为上届村两委没钱开工资,没人承诺个人家一处宅基地,这次没人只收1万元,就是说每人少收15000元。党员们说:一共少收10万元,还应收155万元啊!支部书记回答不上来了!

2016年3月5日,共产党员、退役军人王江在村南劳动时,4个外地人开着面包车停到不远处,下来3个人用棍子将右腿胫腓骨打得粉碎性骨折,王江住院后还有人到医院病房去威胁他说:你再多嘴连你儿子也打残!看看犯罪分子多么猖狂,到医院病房去威胁王江!能没有保护伞吗?

我第一次与磁县公安局磁州镇派出所原副所长姜云宵是在王江家里认识的。他说打王江的4个人已经上网通缉了,现在找不到人没办法。对此我多次写信向上级反映王江被打伤问题。

2017年7月23日,沙营村又召开党员和村民代表会议,讨论村南200亩土地承包。因为原来是支部书记承包,到2016年5月26日已经到期。支部委员王贵文让我拍照给他留纪念。我就拍给他拍了张照片。三个我不认识的外村年轻人就闯进会议室抢夺了我的手机。他们还在会议室门口不走并且喊:只要你出会议室门口就弄死你!于是发生了打斗,说我用砖头砸伤了赵丁飞的头部一下。

16天后的2017年8月7日,姜云宵与赵丁飞到石家庄市盛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为瘢痕长9厘米,宽0.1厘米,轻伤二级。然而我家人找到北京全国著名专家咨询。他看了鉴定书和照片后说:这是锐器伤,就是用刀子割的。人头近似球形,一砖根本砸不成9厘米的伤口。一砖砸9厘米伤口人早就死了,最起码也不能动了。有一个吉林的专家看了说:谁要能在他头上一砖砸9厘米伤口,并且不昏迷他给砸人的1个亿!瘢痕宽0.1厘米,绝对是刀子割的!

所以我不服这个鉴定。2018年1月姜云宵让赵丁飞到北京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做二次鉴定。鉴定写道“左顶可见长约6.5厘米头皮瘢痕,轻伤二级”。经查,两高三部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明确规定:头部创口或者瘢痕长度累计8.0厘米以上是轻伤二级。难道6.5等于8?这是花钱卖通的!

再说,《公安机关鉴定规则》是2017年2月发布,在十七条规定:“[鉴定机构选择]公安机关鉴定机构有坚定能力的,应当委托该机构;超出本级公安机关鉴定机构鉴定项目或者鉴定能力范围的,应当向上级公安机关鉴定机构逐级委托”。在六十条还规定:“本规则自发布之日起施行。此前有关规定与本规则不一致的,以本规则为准”。

原磁州镇派出所副所长姜云宵为啥违反公安部的《规则》不让赵丁飞在磁县和邯郸市公安局鉴定机构鉴定?公安部的《公安机关鉴定规则》在姜云宵眼中是手纸?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还有规矩吗?这样不执行法律法规的人是如何当上副所长的?我看多半是行贿当上的!

各位父老乡亲,由于姜云宵弄虚作假,对我构陷,我被判刑14个月实刑。而打王江那四个黑社会团伙人,只有一个人在我的不断检举下判了15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这说明,磁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有黑社会的保护伞,姜云宵只是其中之一!

依法治国我们喊了几十年了,在河北磁县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黑社会保护伞?谁在破坏党的依法治国?希望纪委监察委领导依法查处姜云宵等人黑社会保护伞!

我以上说的都是事实,如有虚假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谢谢!

敬上

举报人:李信

河北省邯郸市磁县磁州镇中华慈大街恒富花园

手机15130049936

2020年4月26日

附:《磁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及王江受伤照片。